新闻  |   论坛  |   博客  |   在线研讨会
无可弥合的大撕裂:特朗普带给美国的是一个野蛮的明天
深科技 | 2020-11-08 16:31:01    阅读:314   发布文章

执政四年,特朗普将不同价值观之间的碰撞演变成了文明与野蛮之间的撕裂。


美国大选计****工作临近尾声,特朗普带领他的支持者穷尽了一切手段——包括以所谓的“诉讼”手段要求州法官停止计****,以及持枪威胁、恐吓和袭击计****员——来破坏选举。有趣的是,其手段绝大多数是特朗普的反对者之前就已经预料到的。


对于那些坚定支持特朗普的人(俗称 “川粉”),我一直都想问他们一个问题:特朗普要做什么、说什么,才能让你们不再支持他?


他们似乎不敢思考、更不敢回答这样的问题,因为他们只要一回答,大概率会被人马上找出特朗普做过他们表示一定会反对的事,或者说过他们表示会反对的话。难怪有人一针见血地指出,不可能因为特朗普做错什么、说错什么就会让川粉不再支持他,恰恰相反,是因为他什么都做错、什么都说错,让川粉们有一种认同感而支持他。


没有哪届美国总统大选像今年这样撕裂。撕裂发生在每一个族群和社区中,甚至蔓延到了很多朋友和家人之间。作为观察者,笔者深刻感受到这种撕裂无法弥合 —— 它是围绕着是否尊重科学和事实的撕裂。作为对特朗普一系列匪夷所思的行为有着清晰观察和思考的一方,寻求主动弥合意味着向愚昧和非理性妥协。执政四年,特朗普始终站在科学和事实对立面,他对(加剧)这样的撕裂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种族主义:撕裂的起端


特朗普是种族主义者,他自己从不掩饰这一显著倾向。但这一事实却为很多川粉极力否认。这并不奇怪,很多否认特朗普是种族主义者的川粉,自己就是教科书式的种族主义者,他们否认特朗普是种族主义者,如同罪犯为同伙作证无罪。


特朗普的主要支持者,是受教育较低的白人,其中相当一部分是白人至上主义者。这些人以往受到 “政治正确” 的打压,无法痛快表达种族主义。特朗普上台之后,尤其是最后这一年,这些人越来越表现得肆无忌惮,甚至公然扛着纳粹旗帜游行。特朗普对这些白人至上主义者,哪怕是被质问到脑门上,也不肯公开谴责,反而暗示他们待命闹事。


很多华人川粉也从不吝表达对黑人、穆斯林、南美移民的歧视。因为这些歧视观点和言论,许多华人一代移民会与接受美国教育的华人二代移民产生激烈的争论,这种撕裂成为过去几年海外网络社区中的热点。


种族主义的根源,是对历史和科学的双重否认。早期的种族主义学者,通过不完整甚至伪造的证据来证明黑人是劣等生物,包括歪曲非洲的考古发现,用违背科学的统计方法证明黑人智力低下等等。现在的一些种族主义者则是试图掩盖或美化种族主义历史,比如说黑奴被从非洲运到美洲其实是造福了这些黑人,黑人普遍贫穷是因为自己不努力等等。特朗普表示,要将美国中小学教育中关于种族主义历史的内容抹掉。


现代生物学已经明确,所谓的种族并没有任何生物学意义,没有一个绝对准确的指标可以将黑人、白人、亚裔划分开来。族群在教育、经济和文化方面的差异,更多是历史和环境造成的。


宣扬种族主义,对极端种族主义者容忍和怂恿,为愈演愈烈的种族歧视行为和运动打开了大门。政府层面的鼓励和纵容,则意味着大规模的种族主义暴力和人道危机可能重演。


医学:撕裂与破坏成一体


美国是世界上医学最先进的国家,包括基础医学、临床医学和公共卫生学,但新冠疫情让美国成为全世界的笑话,不仅病例数和死亡人数全世界最高,而且既往让全世界视为标杆的美国食品****品监督管理局(FDA)和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CDC)不仅逐渐失去话语权,出了诸多幺蛾子。最显著的,有 FDA 在没有多少可靠临床证据的前提下通过了羟氯喹和康复者血浆的紧急使用授权,以及 CDC 关于口罩和气溶胶传播意见的朝令夕改。以前那个将循证医学视作生命和底线的 FDA 和 CDC 已经被特朗普彻底废黜。


人类过去几十年的医学发展,伴随着循证医学逐渐成为主流。循证医学的方法,加上遵循医学科学规律的专家和机构,能最大限度保证我们在****物的有效性和风险之间做出最合适的选择。但循证医学的主流地位其实很脆弱,总有人想要诋毁它、推翻它、逾越它。


特朗普作为医学门外汉,自认比谁都懂医学、懂病毒,在疫情紧急关头还要时时处处和专家抢风头。这样的人几乎不可能做出靠谱的判断,给出靠谱的建议。他未必是要有意针对性地反对循证医学(实际上他不太可能知道循证医学是什么),只不过是秉承一贯的反科学主张,让他成为当前循证医学的头号敌人。


有些川粉是医生,实际上比特朗普要懂循证医学,但因为对特朗普的无条件崇拜,也放弃了医学原则,对证据选择性偏信和放弃。这实在对不起他们所受的教育。


疫情发展至今,人们没有因为听信特朗普而继续大范围使用无效的羟氯喹来预防和治疗新冠肺炎,也没有多少人因听信他而直接照射紫外线、注射消毒水,是因为医学常识尚存。但撕裂已经造成,特朗普对那些权威机构的严重破坏,可能需要后来几代人的修复。


反对与支持特朗普的第二个分界线,是人们还能否拥有安全的医疗和公共卫生。


气候危机:撕裂决定人类共同的明天


北京时间 11 月 4 日,“美国退出《巴黎协定》” 上了微博热搜首位,这是因为,再过几个小时,这一退出行动便将生效,美国将成为践踏奥巴马亲自促成签订的、人类携手共同捍卫自己明天的这份协议的第一个国家。


特朗普从来没有掩饰过对气候危机的不屑,不管是他当选前还是当选后,私底下还是公开场合。他当然也不会思考,作为美国总统公开否定气候危机,宣布退出旨在缓解气候危机的国际协定会有什么后果。


川粉在这个问题上当然是紧跟特朗普。既然紧跟,自然要拥抱那些怀疑气候危机的阴谋论,对环保人士咬牙切齿,包括对瑞典环保少女桑伯格。笔者见过一些川粉,一口咬定桑伯格和受桑伯格鼓舞参与气候变化应对活动的青年人是受 “白左” 的利用,无视人家是自我学习之后的自发行为。


气候危机当然并非如川普所说的那样,“科学未必知道”“天气还会凉回去”。对于全世界 97% 的气候专家来说(另外的 3% 被发现大多存在造假或研究设计问题),气候危机已经像一列迎面开来的火车,就算现在刹车都已经来不及,需要赶紧跳轨。哪怕从桥上跳进旁边的河里,也要赶紧跳。尽管公众未必能感受到如此紧迫,但放在气候变化本身的规律中,这个比喻并不夸张。


特朗普对气候危机的否定方式,是面对飞驰而来的火车,要人们再等一等,他幻想火车或许会倒回去。


支持特朗普与否,意味着是否愿意保护下一代的生存环境。


显然,特朗普执政四年所做的破坏,远不止于这几项。


四年前特朗普刚上台时,撕裂已经显示 —— 他正是凭借这种撕裂而上位。彼时,人们会把这种撕裂看成是纯粹的、不同价值观之间的碰撞;但历经这四年,这种撕裂已经发生了质变。如果我们认真分析,会发现特朗普依赖并进一步加剧的,是文明与野蛮之间的撕裂。


如何弥合这一撕裂?这将是未来留给美国乃至于全世界的一个课题。



*博客内容为网友个人发布,仅代表博主个人观点,如有侵权请联系工作人员删除。

参与讨论
登录后参与讨论
推荐文章
最近访客